Gallery

jordan1s dsc_0291 p1000264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攝影理論聖經:論攝影(written by Susan Sontag,1933-2004)

曾在一堂關於當代攝影的對外演講中聽到,「攝影偉大的著作往往是來自於哲學家,而非攝影家」。
而首推即是「論攝影」這本書,她不教導我們攝影技巧,但是教導我們如何思考!
傳說中「柏拉圖的洞穴」一詞便是這本書所由來的!

社員們有興趣可以去圖書館借,或者上網訂購(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85647)
希望你們可以一同體會到課堂上鮮少論及的攝影哲學。

書本圖樣(2010再刷版)

——摘錄自博客來——-
《論攝影》出版於一九七七年,轟動一時,引起廣泛的討論,並榮獲當年的全國書評人評論組首獎,至今仍被譽為「攝影界的《聖經》」,文藝批評的經典著作。

  蘇珊.桑塔格提出開創性的攝影評論,對與這項藝術形式有關的種種道德和美學議題提出強烈質詢。攝影影像無所不在。它們擁有震撼、引誘人心,或讓人理想化的能力;它們創造一種懷舊感並讓人將其當成記憶來使用;它們被當成證據來反對我們或認同我們。桑塔格透過這六篇尖銳鋒利的評論,檢視攝影的社會角色。她問道:這些無所不在的影像是如何影響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我們又是如何倚賴這些影像為我們的生活提供現實感和權威性。

  《論攝影》不僅是一本論述攝影的經典著作,而且是一本論述廣泛意義上的現代文化的經典著作,一部分原因是在現代社會裡攝影影像無所不在,覆蓋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不是一本關於攝影的專業著作,書中也沒有多少攝影術語,儘管有志於攝影者,無疑都應人手一冊。

  在這本著作中,桑塔格深入地探討攝影的本質,包括攝影是不是藝術,攝影與繪畫的互相影響,攝影與真實世界的關係,攝影的捕食性和侵略性等等。她認為攝影本質上是超現實的,不是因為攝影採取了超現實主義的表達手法,而是因為超現實主義就隱藏在攝影企業的核心。

  攝影表面上是反映現實,但實際上攝影影像自成一個世界,一個影像世界,企圖取代真實世界,給觀者造成影像即是現實的印象,給影像擁有者造成擁有影像即是擁有實際經驗的錯覺。

  對讀者而言,這本書的豐富性和深刻性不在於桑塔格得出什麼結論,而在於她的論述過程和解剖方法。這是一種抽絲剝繭的論述,一種冷靜而鋒利的解剖。精采紛呈,使人目不暇接。桑塔格一向以其莊嚴的文體著稱,但她的挖苦和諷刺在這本著作中亦得到充分的發揮。—摘自〈譯後記〉

作者簡介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1933-2004)

  1933年1月16日出生於美國紐約市。難以被歸類的傑出寫作者,不僅是一名小說家、哲學家、文學批評家、符號學家,也是電影導演、劇作家與製片。影響遍及各領域,與西蒙.波娃、漢娜.鄂蘭並列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三位女性知識分子,而有「美國最聰明的女人」的封號。

  她每發表一本著作都成為了一件文化盛事。代表作品包括:1966年出版的《反詮釋》即成為大學校院經典,令她名噪一時。1977年的《論攝影》獲得國家書評人評論組首獎,至今仍為攝影理論聖經。1978年的《疾病的隱喻》肇於她與乳癌搏鬥的經驗,被女性國家書會列為七十五本「改變世界的女性著述」之一。2000年面世的小說《在美國》為她贏得美國國家書卷獎。

  桑塔格一生獲獎無數,1996年獲得哈佛大學榮譽博士學位,並當選為美國文學藝術院院士,2001年獲得耶路撒冷獎,表彰其終身的文學成就,2003年再獲頒德國圖書交易會和平獎。雖然她已於2004年12月28日離世,但她提出的問題仍敲打著讀者的心靈,世界也從未停止對她的思考與懷念。

  桑塔格部落格:www.susansontag.com

John Berger: 堅定地走在進步的道路上 (郭力昕) -轉載

John Berger: 堅定地走在進步的道路上 (郭力昕)

(本文原載於2007年五月號《誠品好讀》月刊,此處為未經刪節之原始版本,感謝作者郭力昕提供此文。)

本文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shihlun/18461800

John Berger: 堅定地走在進步的道路上

郭力昕

1980年代初期,我在美國初次讀到約翰‧伯杰[1]的Ways of Seeing,大受啟發。

這本基進地改變了幾世代學生對藝術觀看方式的書,其文字之簡鍊、觀點之犀利,讓我敬佩不已。

1995年秋天我在英國,剛好碰上當時已年近七旬的伯杰,於倫敦的ICA(當代藝術中心)出席他新出版小說To the Wedding的發表會。那次我心理上完全像個朝聖的粉絲,聽完他的講話後,買了一本書,興奮的排著隊等著請他簽名。 記得他在書上簽名題字後,我告訴他,Ways of Seeing在華文出版界已經有三種不同的譯本。[2]他親切的微笑著,很有力的握著我的手。那雙大而粗礪厚實的手,像是移居法國阿爾卑斯山區農村二十來年、跟農人們一起下田的結果。但伯杰努力不墜的,主要是筆耕。

2005年春天,倫敦「南岸」(South Bank)的國家電影院,為伯杰在電影、電視、小說、劇本、散文、評論等豐沛之創作成就,舉辦了長達一整個多月的盛大回顧活動。英國《觀察家報》的Sean O’Hagan在一篇訪談長文〈基進的返鄉〉(A Radical Returns)裡,描述伯杰具高度感染力的充沛能量、與具創造性的強烈好奇心,使他擁有從不疲憊的理想主義昂揚情操,與澆不熄的樂觀主義精神。   受《另一種影像敘事》譯者張世倫與《誠品好讀》之託,我有幸與這位英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左翼作家與藝術批評家,進行了八十分鐘的電話訪談。伯杰今年已邁入八旬高齡,而話筒彼端傳來的,是一位言詞清晰、語氣誠摯、思考問題專注、批判立場堅定的聲音。那種誠摯與堅定是熟悉的,一如十二年前在倫敦ICA他那隻厚實的大手所傳遞給我的訊息,與溫度。以下是我們的主要對談內容。

郭力昕:在《另一種影像敘事》中、〈照片的曖昧含混〉這篇文字裡,以及更早在《影像的閱讀》[3]一書的「攝影術的使用」、「痛苦的照片」等文章裡,您都提到關於攝影裡的「時間斷裂所造成的驚嚇感」(shock of discontinuity)[4],認為照片裡那些瞬間的、斷裂的資訊或事實,無法構成意義,也無法產生有意義的政治行動,例如您描述的麥庫林(Don McCullin)的戰地照片。然而,在2001年BBC的電視節目《希望的幽靈》(The Spectre of Hope)[5]裡,您與薩爾加多(Sebastiao Salgado)對談他的全球移民攝影作品Migrations: Humanity in Transition (2000)時,似乎非常肯定他的寫實主義攝影,對全球化產生的惡果,有著批判性的意義。請容我引述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旁觀他人之痛苦》裡對薩爾加多的批評意見。她說,薩氏的移民群像,將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原因與類型不同的流離現象,籠統地歸納在一個「人性」的標題、與「全球化」的概念下;並且,在這種呈現下,觀者可能感到人間的苦難過於巨大無法逆轉、而任何地區性的政治行動亦因此無濟於事。雖然桑塔格在此書最後,似乎又自我矛盾地認為視覺效果聳動的戰爭攝影,仍有激發人們認識問題與產生行動的可能,並從而相當地否定了她早年在《論攝影》裡的批判觀點。您如何回應這些問題?  

約翰‧伯杰:首先我想表示,對於桑塔格最後這些年裡,針對幾個重要國際政治事件所發表的意見,或自我修正、轉向的看法,我是非常尊敬的。像她或我這樣的評論寫作者,有時會在書寫當時的特定氛圍與熱度上,為凸顯某個重點而損失了客觀的話語,但回頭檢視時的自我修正是可能發生的。   然後,關於照片意義的問題。總的說來,攝影不像繪畫,它沒有自主性的陳述形式。哥雅(Francisco Goya)版畫裡的意義,很難被讀者誤解成別的意思;但攝影的第二層語境(second [...]

攝影藝術簡史-1 攝影術的發現~FSA攝影家

攝影術的發現

暗箱原理(camera obscure)-400 B.C.: 古希臘人:光線通過窗間或牆的小孔時會在相對面的牆上映出外面的倒影,而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說:「小孔越是細小,映像越是尖銳分明」 這種光、細洞與倒影的原理,亦即所謂的暗箱原理(camera obscure),成了以後發展攝影術中重要的觀念

到了1826年,研究爆破的名家尼埃普斯(N.Niepce)在嘗試了石版創作後,首次將溶劑感光與暗房效應結合,而留住了暗箱裡的影像。 他用白蠟版塗上瀝青油作為感光版,再浸泡於薰衣草油,終於留下所拍影像的潛像(latent image),成為史上第一張攝影作品。

而在1826年之後,有許多不同的攝影技術被發展出來,主要包括有達蓋爾法(Daguerrotype)、卡羅法(Calotype)、濕 火棉膠法(Wet-collodion process)、蛋清法(Albumen process)溴化銀膠法(Gum bichromate process)等五種。

著名的達蓋爾法因為大大縮短了之前尼埃普斯需要花費60-100小時的時間,而且以達蓋爾法申請到法國政府的專利,政府也 承認了攝影術。 因此達蓋爾法可能是公認的攝影術發明人。 當時是法國巴黎首席佈景畫家的達蓋爾(Louis Jacques Mand Daguerre),於1839年發明的利用水銀蒸汽對曝光的銀鹽塗面進行顯影作用的方法。這種攝影方法的曝光時間約為30分鐘,大大的短於尼埃普斯 (N.Niepce)日光硬化的攝影方法。用這種方法拍攝出的照片具有影紋細膩、色調均勻、不易褪色、不能複製、影像左右相反等特點。這種攝影方法是用達 蓋爾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所以,又稱為達蓋爾銀版法(Daguerreotype)。

達蓋爾銀版法的具體步驟為:

1.準備一塊鍍有薄銀的銅板;

2.洗淨,拋光;

3.置入裝有碘溶液或碘晶體的小箱內,碘蒸汽與銀髮生反應,生成碘化銀。時間是30分鐘。

4.轉入暗盒;

5.暗盒一起放入暗箱進行拍攝,時間是15~30分鐘。在光線的作用下,碘化銀依光線的強弱還原為不同密度的金屬銀,形成“潛影”,

6.先以水銀(汞)蒸汽顯影

7.再放入濃熱食鹽溶液中,通過氯化鈉的作用,即“定影”。

8.水洗,晾乾。

這樣就得到一幅由霜白色的汞合金形成的影像。陰影部分透明,可以看到黑暗色的鍍銀銅板表面。便成為一幅正象的照片。

攝影與藝術-第一時期(1839-1890)

‘概論’

攝影作為一門獨立的藝術,在與繪畫親緣交融和相互促進中,在技法和風格上逐漸發展演繹了各種流派。特別在藝術攝影領域,主觀意念和視覺美感的不同側重和柔和手法的相異,更使得攝影藝術呈現出多姿多彩、爭芳鬥妍的形態演進。

而在1839-1890這個時期,攝影藝術史基本上的架構是攝影的源起,對於精細記錄的需求,工業社會、西部拓荒、異國探險、戰爭記實等

在這個時期,High art photography是個重要的攝影派別。 高級藝術攝影(High art photography)於19世紀50年代生產於英國,藝術特點是運用繪畫的理念.獨具匠心地創作出繪畫效果的照片,代表人物有:奧斯卡•古斯塔夫•雷 蘭德和亨利•佩奇•魯賓遜 而高藝術攝影隨著新的寫實主義風格的興起在19 世紀80年代末漸漸衰退,取而代之的是自然主義攝影.自然主義攝影反對模仿繪畫那種矯揉造作,提倡用寫實的手法展現自然質樸的美感,英國攝影家愛默生是這 方面的代表人物。自然主義攝影的精神對後來的現代攝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再來,印象派攝影是從印象派繪畫中得到靈感的。19世紀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印象派運動在法國盛行,著名的印象派畫家莫内和雷諾瓦為了反對繪畫的陳規陋習.力求再現那些被觀察物體的視覺印象的色彩。這一具有創新意義的實踐出現在攝影界儘管有點遲,但卻是重要的反響。

而這時期著名的攝影家雷蘭德(Oscar Gustave Rejlander)則利用蒙太奇手法,製作出了著名的攝影作品-Two way of life Rejlander試圖向世人證明,攝影也可以像畫家畫畫一般,依照自己的構想,任意操縱畫面,而非像大家所想像的。 之後藉由切割、重組以及拼貼各種不同性質或是相似元素的照片與底片,或甚至是再利用某些相片以製造與原本圖像內容相矛盾的影像。

而其他還有很多探索世界而產生的攝影作品,實而豐富我們的歷史記載也有許多藝術上的成就與啟迪。
攝影與藝術-第二時期(1890-1920)

‘概論’

而在1890-1920年,攝影藝術史基本上的架構是從科學性到藝術性的建立,並尋找新技術與新觀點,派別從畫意派到現代主義等在這個時期嶄露頭角。
‘畫意寫真攝影(Pictorialism)’

攝影術發明之初,許多畫家和具有深厚美學修養的藝術人士癡迷于攝影神奇的再現力,紛紛轉向攝影藝術創作。 繪畫與攝影不可分割的親密關係在早期的攝影作品中體現得尤為直接,照片的畫意濃厚,被稱為畫意式攝影。 畫意派攝影則是對畫意攝影眾多流派的總稱。

而他們的目的,即是在把拍下的物體或風景,轉變為具古典藝術感的物體。藉著刮除底片或是手工塗抹額外線條,造成的模糊、朦朧感,而體現一種 「唯美般的模糊(artistic blurring)」。代表人物有勒葛雷(Gustav Le Gray)、史泰肯(Edward Steichen)等 不管是想要做出繪畫般的質感或是提供另一個製作影像的方式與技術,基本上繪畫與攝影的關係已經漸行漸遠,攝影藝術已經發展出自有的創作模式。
‘應用攝影(Applied Photography)’

應用攝影,涵蓋了新聞、工業、時尚、人像、科學等等各種攝影,等於為了其他的領域來著眼,開發出相關的攝影技術與方法。

而這些乍看之下跟藝術沒什麼關係的攝影方式,其實隨著時間的進展,藝術家的時而投入,也逐漸形成一個新的藝術勢力。

例如F.64小組是純粹派攝影發展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團體.於1932年在美國加州成立.這些年輕的攝影家追求“純正”和“直接”的表現風 格,強調畫面的豐富層次感,必要時將光圈縮小到F.64,以獲取最大的景深.通過攝影手段對曝光,顯影,和印製技術的控制,可以預見最終的影像。 它的出現是對畫意的革命,代表人物是愛德華韋斯頓(Edward Weston)和安塞爾亞當斯(Ansel Adams)。

Edward Weston的著名作品「青椒」其實看起來完全不會聯想到青椒的物理性質、香味或是任何菜餚,反而是在青椒表面的質感、肌理,絕對稱的上是攝影史上的經典。

又比如Ansel Adams創立的技法-分區曝光理論(Zone System)雖是為了解決當時底片和相紙沖洗放大之中不易控制,所發展出來的一種化學與科學的技巧,卻也讓黑白攝影中的明暗階調的藝術表現邁向一個新的 里程碑,作品除了清晰、直接等F64團體創立的特質外,他的風景作品更完全展現一個藝術家表現大自然風景的細膩與突破,使Ansel Adams成為古今風景攝影的一位最偉大的大師。
‘新客觀主義’

20世紀20年代產中的新客觀主義主張從客觀主義的全場上出發,忠實地描繪事物,揭示事物的本性。由於其風格是不遺餘力地表現所有細節。一些人批評這種攝影流派為觀察而觀察,呆滯而缺少藝術性。但它對之後的廣告攝影中的工業攝影和產品攝影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